苏菲扬起胳膊将赵东拉近,在他的额头吻了下,说话的时候好似小猫一般轻柔,连眸子都眯成了一线,“会说话,赏你的!”

赵东食髓知味,“这就完了?”

苏菲瞪大眼睛,“我晕,你还想怎么样?哥哥,都已经凌晨三点了耶!”

赵东被她问的一阵尴尬,只能按下心思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苏菲回过神,“你说朱静?家里的事你不要管,你觉着我会让一个外面来的女人在家里翻出浪花?而且你没看见隔壁那位嘛,都已经磨刀霍霍了,哪里轮得到我出手?”

赵东提起这个就头疼,“这个姑奶奶今晚怎么过来了,是你把她叫来的?”

苏菲莞尔,“我可叫不动。”

赵东眯眼,“那你的意思是……”

苏菲神色忽然严肃起来,“苏晴这丫头我说不准,多的你也别问,正常对她就是了,不管她要做什么,她一定不会伤做出伤害我的事!”

赵东刮了刮苏菲的鼻子,“你就这么自信?”

苏菲仰头,“不是自信,是我相信她!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拿亲姐妹待她,她有什么理由伤害我?”

赵东见苏菲自有定计,干脆就不在多言,有些心思他不是没有,只不过一直懒得将心思用在人情世故。

新晋国民校花嘉依清新私房

苏菲咬着嘴唇,“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着我心机太多?”

赵东纠正,“是心疼!”

苏菲意外,“心疼?”

赵东点头,伸手抚动她额前的留海,“慧极必伤,如果我也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就不用让你事事替我操心了。”

苏菲感动,嘴上却逞强,“什么都不想,那不就真的活成没心没肺的傻女人了?难道你还真想让我当花瓶啊?”

赵东盯着她问,“花瓶有什么不好?活的简单,活的纯粹,凡事有我来帮你遮风挡雨,世界的一切嘈杂都与你无关!”

苏菲满心感动,伸手将赵东那张满是胡茬的脸颊紧紧捧住,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顺眼,眼神跃动,她主动挑起战火,“时间还早,要不……”

赵东轻笑,“快睡觉!”

苏菲顽皮道:“这可你是说的?不许后悔!”

说完,她转过身,将赵东的手臂抱在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最开始的确是假寐,最后不知道怎么就陷入了深思,刚才赵东说的担心她不是没有预料,可是按照最开始的设想,朱静顶多也就是利用杀手事件来将计就计!可听了赵东的分析,苏菲又觉着一阵不寒而栗,如果一切真如赵东猜测那般,今晚的自杀事件都是朱静在故布疑阵,都是朱静一个人在那里自导自演,那这一切简直就太可怕了!

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都可以拿来布局,如果不是敌人还好,如果真是敌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苏菲自问,她自己是肯定做不到,同样的境地,拿生命做赌注她有这个胆量,但是拿身体来设局?半点不会考虑!她虽然有过国外生活的经历,但骨子里还是传统的厉害,无关其他,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道德底线,哪怕付出生命也绝对不会让除了赵东以外的任何男人逾越半步!

胡思乱想中,眼皮越来越沉,或许也是太累的缘故,最后不知道怎么就睡了过去。

赵东听见怀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这才缓缓将胳膊抽了出来,细心给她盖上被子,然后披了一件睡衣来到了阳台外。

在他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档案袋是早些时候小五交给他的,之前拜托九处调查的那个境外录音已经有了结果,面装着的就是小五翻录回来的一卷录音,是王亚在临死前最后拨通的一个电话!

赵东一直没有拆封,而是在赶去苏家之前放在了后备箱,刚刚下车的时候,顺手又从后备箱里取了出来,而档案袋的右下角的印章赫然就印着“第九贸易公司”,与八公司齐名,虽然都是商业公司,但是涉及又有所不同,八公司主要经营江南地区的食品粮食供应和采购,而九公司主要经营国外贸易,比如小五所属的天州九处,就属于第九公司麾下。

九公司在国内名声不显,在国外可是如雷贯耳,赵东这么做也是想试探一下马思慧的来历,为此他还专门让闫峰在暗中观察了一下,可是从档案的封口来看,马思慧似乎没有被这个档案袋所吸引!

赵东将档案袋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存储设备,需要通过转接头将存储设备跟手机链接,而且还要输入特别的密码,一旦密码输入错误里面的内容就会被彻底销毁。

操作完毕,赵东按动播放键,下一刻王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宋老板……”

电话内容不长,赵东听完之后却陷入了沉思,果然如他预料的那般,王亚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在设局,故意将他的注意力往天都的方向吸引!从电话的内容来分析,王亚之所以找上老六是有预谋的,也就是说对方预料到了老六会找到熊晨,而且因为八公司的关系,熊晨在五公司那边讨不到好处,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会找到他赵东的头上!

赵东有些困惑,承租方,销售方,购买方,包括夹在中间的借贷公司,隐隐约约将五公司的谢江,王亚兄弟,徐华阳这个幕后老板,以及老六这几个人连成了一条线,而老六的背后会牵连出熊晨和他自己。

也就是说,有人在下一盘大棋,想要将所有人囊括其中!可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是想以此来判断自己跟五公司的关系,还是深挖自己的背景?又或者是加重矛盾,把徐华阳推到自己的面前?

谜团太多,赵东一时解不开,但徐华阳并没有因为借贷公司的损失就对自己疯狂报复,这也是他预料不到的!而且自从徐华阳被保释之后,好像一直就低调的厉害,不显山不漏水,让人抓不到丝毫痛处!

赵东不敢大意,他不信这种人会改邪归正,狗改不了吃屎,这个道理亘古不变!他总觉着徐华阳这种人很难缠,甩不脱,打不死,一旦他有所行动,必然会像是毒蛇一般,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难道这就是对方的目的?让他和徐华阳斗的两败俱伤,好从中渔翁得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