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母看着她:“我也不知道炎彬有没有跟提过,但是慕氏集团今年策划的海城项目,是任何一个人都想要来分一杯羹的。”

“他……提过。”夏初初回答,“但是,伯母,我真的无能为力,我帮不了什么忙。难道,因为这件事,他的事业,受到了什么影响吗?”

“看来,初初,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伯母,自从我和顾炎彬决定分手以后,我们就没来往过了。”

“他被停职了。”顾母说,“已经好多天了,将近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他也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家,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为什么……会被停职?”

“他爸爸认为,他没有能力娶到,又认为,他现在的性格有点浮躁,不适合担任工作。”

夏初初愣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顾炎彬竟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但是顾炎彬这个人,怎么说呢,他也有他的骄傲吧。

“顾伯母……我,我真的帮不了什么忙。”

“我也没有强求,但是我想,他应该会愿意见。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身体好不好,情绪怎么样,这样的话,我也放心。”

清新长裙妹子眼神清澈充满仙气

夏初初有些迟疑:“伯母,我……我恐怕,不行。”

她不想和顾炎彬有什么牵扯了,即使他现在被停职,那也不是她造成的,跟她没有直接的关系。

何况,顾炎彬平时也不对她好一点,也不积点德,现在还想她这么圣母的去关心他?

“初初,就当帮我一个忙吧!”顾母说道,“他再这样下去,他这辈子就废了啊。”

“我……我也说服不了他啊,说不定,他也不会见我。”

“会的,会见的。夏初初,初初,让他去跟他爸爸道个歉,服个软,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他现在不能随便犟脾气。”

夏初初经不住顾母的苦口婆心,再三请求,也只能勉勉强强的答应了。

但是她说道;“伯母,我也不保证我能成功,我……尽力。”

“好,好。”

夏初初站了起来:“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母点点头:“好,谢谢,初初。”

“不客气的,顾伯母。”

夏初初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的咒骂顾炎彬。

这人平时就不多积点德,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现在落魄了,都不敢出声了吧?

活该!

夏初初有那么一点点的幸灾乐祸,因为她觉得,顾炎彬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儿。

跟自己爸爸赌气有什么担心的,毕竟是血缘至亲,父子关系,过一阵子就好了。

但是她答应了顾伯母,也得做做样子,去关心一下顾炎彬。

等她先联系一下顾炎彬,试试他什么态度吧!

不过夏初初估计,十有八九,顾炎彬是会臭着一张脸,说不定还不愿意见她。

毕竟,现在是顾炎彬落魄的时候了。

谁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落魄的时候啊,尤其顾炎彬还这么注重面子的人。

夏初初回到了厉家,厉妍听见声响,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声音回荡在客厅:“初初,我给做了黄金蝴蝶虾,等会儿尝尝。”

“好呢,妈,我先回房把东西放好。”

“又去逛街了?”

“对啊,跟安希聚聚。”

厉妍以前总是爱出去玩,出国也是经常的事情,她和那些富家太太,没事就聚在一起。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还是都这么有钱的富家太太。

可是,自从厉妍发现厉衍瑾和夏初初的事情之后,基本上就没再去参加那些什么大大小小的聚会,派对,连逛街都很少。

她就在家,很少出门。

夏初初上楼回房,把新买的裙子挂在衣帽间,欣赏了一会儿,跑出去坐坐沙发上,拿出手机,翻找到顾炎彬的号码,拨了出去。

果不其然,没接。

夏初初也不死心,再打。

一连五个电话,连续不断的打过去,顾炎彬就是不接。

夏初初看着手机屏幕冷笑,他连她的电话都不敢接了?

不过话说回来,顾炎彬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跟她提起过。

他是怕她多想,担心,还是觉得跟她说了也没有什么用?

估计还是后者,因为顾炎彬曾经当面讽刺过她离开了厉衍瑾,就什么都不是了。

夏初初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顾炎彬,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这么有种?我找有事,正事儿,需要见面谈。”

酒店里,一双纤纤玉手,拿起了放在枕头边的手机。

随后,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顾总,您的手机一直在响,有五个未接电话呢。”

没过多久,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顾炎彬系着松松垮垮的浴袍,走了出来。

女人把手机递了过去,眼神十分的妩媚。

顾炎彬看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盯着手机。

是夏初初的未接电话,顾炎彬再点开短信一看,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

他没种?不接电话?

顾炎彬问道:“第一个电话响起的时候,为什么不提醒我?”

女人回答:“我……我担心打扰到嘛。”

顾炎彬懒懒的抬眼,指了指门外:“出去。”

女人一愣:“顾总……”

“出去,领自己陪睡的报酬。”顾炎彬说,“有人会给的,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女人愣了。

这么多金,帅气的男人,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把她从酒吧里,带到酒店,再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的这么长的时间里,居然……和她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发生?

就仅仅只是陪睡?

这个陪睡,还真的就是非常单纯的,盖被子睡觉。

顾炎彬没有碰这个女人,一张床,两床被子,两个人。

女人还窃喜,以为能发生点什么,这样她就能够攀上这位富家少爷了……

眼看着顾炎彬的神色已经渐渐冷冽下来,女人十分识趣的下了床,把透明薄如蝉翼的睡衣吊带给拉到肩膀上,灰溜溜的走了。

什么啊……顾总竟然,就只是叫她来陪着睡觉的?

单纯的睡觉?什么事都不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