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月见到自己的姐姐答应了,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一来是不爽,那可是自己的姐姐啊,那么漂亮,气质那么高贵,无数爱慕者,她怎么可以跟一个人类单独出去约会呢?怎么可能有人类能够配得上呀。

二来是失落。

莫名其妙涌出来的失落感,就好像是有人在跟她争自己喜欢的东西一样,好像要被抢走了一样。

“行,明天晚上六点我来接你哈。”

“我也要去。”

玲珑月嘟囔了一句。

“去去去,一边去,小屁孩别瞎胡闹。”

玲珑雪月鼓了鼓小嘴儿。

“叮…感受到玲珑月的幽怨,男神值+100000”

“姐姐,你可别被他占了便宜,这个臭流氓坏得很,冰姐姐你说是不是?”

玲珑月道了一句。

雨伞女孩

玲珑雪和冰凌月都是微微点点头。

林轩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们去妖族寻找羊皮纸卷,情况如何了?”

玲珑雪点点头“找到了,四块羊皮纸卷也已经合而为一了。”

“那你们是去了羊皮纸卷标记的地方了吗?”

这羊皮纸卷标记的地点是虚空之狐一族的禁地,可能是禁地,也可能是某个未知的地方,但是有一点玲珑雪敢肯定,其中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关乎到虚空之狐一族的消亡,关乎到她们父母的消亡,她很想知道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是去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却又从未回来过?

玲珑雪微微摇摇头“没去。”

“没去?为什么?”

冰凌月道“羊皮纸卷所标记的地方是一个我们难以过去的地方。”

“太虚境都不行?”

林轩露出震惊的表情。

“准确来说不是不行,是缺少一把钥匙。”玲珑雪说道。

“钥匙?怕啥啊,太虚境的力量直接把门轰碎就行了,还开啥锁啊。”

玲珑雪;“……”

冰凌月“……”

不怪他不怪他,是因为他不懂。

玲珑雪细心的给林轩解释道“那个地方被称作是水蓝星的秘密,别说是太虚境了,就连天道境都别想击破而进入,没有钥匙,谁都无法进入,就算是空间力量也无可奈何,很多强者都知道那个地方,但并不知道那个地方具体的位置在哪里,我也没想到羊皮纸卷的地点正是那里。”

“还有这种事情?”

林轩眉头一挑,这水蓝星还有一个地方连天道境的力量,空间属性的力量都进不去,就一定需要所谓的钥匙才能进入?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啊?”

林轩好奇的问。

玲珑雪道“传言那是第二个世界,是水蓝星的平行世界,在那里是另一个水蓝星,生活着另一个世界无数的人和妖兽,也有传言,那里只是一个虚无世界而已,但是那里存在着超越天道境的境界,可能是踏碎虚空的境界吧,但至此从未有人进入过,不……我的父母,虚空之狐一族,或许还有当年的很多强者应该都进去了,只是他们……都死了。”

林轩眉头紧皱。

踏碎虚空?

真的吗?他需要那个地方!

如果是另一个世界,水蓝星的平行世界,那么会不会是地球呢?

林轩很想知道。

“钥匙是什么?”

林轩问。

“钥匙……”

玲珑雪迟疑一下,看向林轩,然后说道“传闻打开那里的钥匙是一把武器,或许表面上是一把武器,实际上也是钥匙,但至于是什么武器,这一点我也不清楚,或许有人知道,但至少现在我知道,没有天道境一定不要试图踏入其中。”

“为何?”

“当年我所知道的,我的父母,那一众强者其中都有不少天道境,可是她们再也没有出来过,天道境都陨落于此,或许只有天道境十星才有资格进入吧。”

玲珑雪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

“天道境……”

林轩微微沉吟。

至少对他而言,他知道了有那么一个地方,可能让他回到地球!只要有那么一个地方,有那么一丝希望那就足够了!最怕的是没有希望,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那都不怕!而完没有,那才是最绝望的。

林轩相信,既然他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就一定存在着回去的方法,要么就完来不了,既然能来那就一定有方法,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有!

“姐姐你距离天道境还差多少啊?”

玲珑月问道。

“一步。”

玲珑雪轻声道。

“那不是马上晋级天道境了吗?”

林轩说。

玲珑雪摇摇头。

“这一步已经踏了三十年了,这个瓶颈太深奥了,或许还需要百年时间才可能踏进去吧。”

“那么恐怖?”

林轩张了张嘴。

“你以为呢,我们妖族寿命确实更长,但是修炼却更加困难,别说百年了,就我所知道的,不知道多少妖族晋级天道境哪一个境界花费了几千年,乃至万年时光都有可能,姐姐保守估计百年已经很逆天了好吧。”

玲珑月白了林轩一眼。

不过说的也是,百年时光其实对于这种等级的妖族来说,也就是人类寿命中一年的概念吧。

“那如果你晋级了天道境的话,你就要去那里吗?”

林轩问。

玲珑雪摇摇头“第一没有钥匙,第二,我也没有把握,毕竟有前车之鉴,没达到天道境八星之前,我可能不会去尝试。”

虽然她很清楚,但是她不敢,当然不是怕死,如果有钥匙,达到天道境的第一天她就会去,可是她有一个妹妹,这是她所放不下的,去了那里,可能是十死无生吧,她不能将自己的妹妹一个人留下来,她的实力看似还行,但是却奈何不了太虚境,而她们前些日子才与万妖盟结仇,她若是没了,她真的担心玲珑月,加上玲珑月本身爱惹是生非的性格,所以玲珑雪为了玲珑月,她不敢。

“最好是这样,我还真的担心你有一天想不开会过去呢。”

林轩暗暗摇摇头,他也是很担心的。

“不会的。”

玲珑雪淡淡的说道。

“那就好,我走了哈!本来还想蹭你们一顿饭,现在连一顿饭都不给蹭,还让我做,哎,伤心了,溜了溜了。”随后林轩就离开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