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顾炎彬对这些儿女情长,根本没有兴趣。

直到现在,他也对爱情没有感觉,但或许夏初初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反而还更对他的胃口。

“顾炎彬,难道这么多年来,对嫣儿,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不会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吗?”

“我只知道,安排爆炸,让手下的人潜伏入酒店,破坏我的婚礼,难道就是个东西?”

傅井然看着他,倒是没有反驳,只是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那照片有些旧,但是却没有一点折痕,看得出来,傅井然保护得非常好。

“顾炎彬,看着这张照片,说,不爱嫣儿,爱的是现在的未婚妻。看见嫣儿,没有一点怜悯同情”

“爱情不是怜悯!”

“可嫣儿爱!”

顾炎彬实在是没有预料到,傅井然对嫣儿的爱,已经到了这样近乎扭曲的地步。

看着照片上,嫣儿巧笑倩兮的模样,顾炎彬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虽然他不爱她,但是一个这么漂亮又年轻的女孩子,就这么的离开了人世,香消玉殒,说起来,也的确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温柔可人古典美女

顾炎彬移开了目光。

傅井然说道:“怎么,不敢看吗?”

“到底想怎么样。”顾炎彬说,“到慕城来,就是为了阻止我的婚礼?”

“当然。”傅井然点头,“不然,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听到结婚的消息,立刻就赶过来了。没有想到,这样不懂爱情的人,居然会结婚。”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和人生。”

“看来,那位叫夏初初的新娘,对很重要。”

顾炎彬心里当下警铃大作:“不要对她下手!她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如果嫣儿知道的话,她会非常讨厌夏初初吧”

“有什么,冲我来。”

傅井然把照片收了起来:“其实很简单,顾炎彬,和夏初初分手,这辈子都不要结婚,单身,让嫣儿永远的活在的心里,让顾太太的位置,永远的为她而留”

顾炎彬的神情,立刻就沉了下去。

他就知道,傅井然会这么说。

“除此之外呢?”顾炎彬问,“还有什么要求?”

“没有了,嫣儿肯定不希望结婚,那么我当然就要替她做到。”

“那,我不答应呢?”

傅井然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些为难:“不答应啊?哎,那怎么办呢?我又不能强迫答应要不,就让夏初初,去陪嫣儿?这样一起的话,还能有个伴。”

嫣儿已经死了,而傅井然说,要夏初初去和她作伴,那也就是说

他要夏初初死。

顾炎彬当即拍桌而起:“敢!”

整张桌子,都因为顾炎彬的这一拍掌,震了几震。

可傅井然毫不在乎:“可以试试,我敢不敢。要不,就二十四小时看紧了夏初初,别让我找到下手的机会,一旦我找到了”

“她要是有点什么事,我”

“就跟我拼命是吗?”傅井然说,“那么很简单啊,不和她结婚,她就没什么事了。”

“就不怕自己也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傅井然无所谓的耸耸肩:“大不了,我就一起去陪嫣儿好了。即使她不喜欢我,但是我能和她在一个世界里,我也非常满足。”

顾炎彬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

“还有,顾炎彬,我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承认,我就不怕会对我不利。如果想和我斗的话,我也随时奉陪。”

“给我一天时间考虑。”

傅井然答应得非常爽快:“没问题。一天之后,还在这里见面。”

顾炎彬转身就走:“好。”

他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他不能拿夏初初的安危来开玩笑,傅井然现在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了,他惹不起!

傅井然的态度也很清楚了,所以,顾炎彬要好好的想想,他该怎么去应对。

很明显,在这件事情上,被动的顾炎彬。

傅井然什么都不怕,为了一个已经去世的嫣儿,他可以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来。

但,顾炎彬不行。

难道,夏初初想悔婚,他要答应吗?

那么从此以后,他和夏初初,是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像今天这样,走得这么近了。

说起来,他和夏初初,也同床共枕过一段时间。

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两个人之间,很多的事情,就差最后的那么临门一脚了。

如果现在放弃,那就是部都放弃,前功尽弃。

这么说来的话,最后得利的人,只有乔静唯。

只有乔静唯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

医院里。

乔静唯依然还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厉衍瑾,偶尔有一点事,出去接个电话。

厉妍基本都不用操什么心,放心得很。

只是,厉衍瑾看上去,有一点的闷闷不乐。

他已经开始在着手处理着公司的事情了,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

病床边上,堆着一些文件,电脑也是一直在开着,乔静唯劝过他几次,但是他都不停,执意要工作。

她也只好陪着他。

只是,这会儿,乔静唯发现,厉衍瑾已经盯着电脑屏幕,盯了好一会儿了,却不见有任何的动作。

她也不好问,以为他在想事情,怕打断他的思路,所以就把身体往倾,扫了一眼电脑屏幕。

上面很醒目的几个大字海城项目。

原来他是在对着这么大的项目,思考。

乔静唯这个小动作被厉衍瑾发现了,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合上了笔记本。

“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乔静唯说,“我就是看一眼,不用担心的。”

“不是的问题,我想休息一下,眼睛有点不舒服。”

厉衍瑾低着头,揉了揉眉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海城项目,他就想起一个人。

夏志国。

他是夏初初的父亲,是妍姐的前夫。

厉衍瑾不明白,自己竟然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了夏志国。

为什么呢?他觉得头又有些疼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