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脖颈上的疼痛,马总瞬间怂了,忙着摆手说,“别……兄弟,是我不对,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

孟娇这时候也追了过来,看见赵东脚下踩着一个人,她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真不省心啊!

赵东可没打算轻易放过他,“光是道歉就完了?”

马总脑门见汗,小鸡吃米似得点头说,“赔……我赔钱!医药费我出!兄弟,你先放了我,让我去拿钱!”

赵东也不怕他跑掉。

马总拿过皮包,颤颤巍巍取出一沓钱,得有三四千的样子,“兄弟,身上就这些了,要是不够,我再去给你取点?”

他现在简直后悔死了,早知道赵东这么难对付,刚才就躲得远远的,现在可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虽然后悔,不过对赵东的恨意也更加难以消解,连带着把苏菲也给记恨上了。

心里正在琢磨明天如何报复,手里的皮包却被人抢了过去。

马总不敢往回抢,只好求饶似得说,“兄弟,真的,我真没钱了,要不,这块手表你拿去?”

赵东没去接,而是翻出他的身份证,又掏出手机拍了一张。

马总一个激灵,不知道赵东为什么这样做,心里却有点不好的预感。

暖冬清纯灵动美女手捧苹果纤细身形图片

赵东点了点他的脑门,“你的姓名和家庭住址我都知道了,明天你要是敢耍花样,我就上门找你聊聊,你躲得了几天,你躲不了一辈子,我是小人物一个,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弄死你再简单不过!”

马总觉着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他不是没有被人威胁过,甚至更狠的话都听过,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赵东的话却让他不敢怀疑半分。

见他不说话,赵东有些不耐烦,“没听懂?”

马总忙不迭的点头,“懂了懂了,明天的谈判,我一定帮苏小姐说好话!”

赵东却不忘记提醒,“这件事你最好保密,真要是传去了,丢人的是你,知不知道?”

马总擦着汗说,“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您放心!”

“滚吧!”赵东松开他。

孟娇一直站在旁边,虽然不知道事情经过,却隐约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明明帮了苏菲一把,偏偏又不想让她知道?

赵东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一共四千块,赵东抽出一千块当做大排档的赔偿,这才走向孟娇,“走吧。”

孟娇见他没有上车的意思,皱着眉头道:“你还想干嘛去?”

赵东理所当然的说,“不干嘛,回宿舍睡觉啊。”

孟娇反问,“你不去医院包扎一下?”

她有些无奈,这么严重的伤,要是寻常人早就吓傻了,这家伙可倒好,能蹦能跳不说,还砸了人家车窗要回四千块钱,也不知道说他胆子大,还是说他缺心眼。

赵东逞强的说,“小伤,用不着去医院。”

孟娇脸色一冷,自顾自的拉开车门,“少废话,上车!”

赵东拗不过她,“我打车过去就行,你先回家吧。”

孟娇转过身,甩过去一个冰冷的眼神。

赵东忙着解释,“我这身上都是血,再把你的车弄脏了……”

“那你就去死吧!”孟娇重重关上车门。

赵东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心有余悸的绕过车头,坐上副驾驶。

车里气氛压抑,他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孟娇的这股火气到底从何而来?

午夜的街道空空荡荡,保时捷风驰电掣,很快就把赵东送到了天州医院。

孟娇沉着脸色说,“坐着别动!”

赵东不敢乱动,就见孟娇绕过车头,替他打开车门,然后扶着他的胳膊走向急诊科。

孟娇衣着单薄,再加上胳膊被她用一个暧昧的姿势夹在怀里,每走一步都让人心头震荡。

赵东不安分的扭动身体,有些吃不消的说,“我自己走就行,真没有那么娇气。”

“刚才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无赖,你不是挺能耐的嘛?怎么这会怂了?怕我吃了你?”孟娇又把赵东的胳膊紧了几分。

不等赵东说话,她又接连质问道:“为了那个女人,你至于那么拼命嘛?万一车里不是一个人,万一人家算准了你会过去,万一车里有埋伏,你有几个脑袋可以丢?”

孟娇的语气虽然严厉训责,却满是浓浓的担心,还有一丝化解不掉的醋意。

赵东恍然大悟,自己可真是脑筋迟钝,原来她是因为这事生气?

虽然觉着好笑,可是也不敢表现出来,他忙着保证道:“砸车窗是为了她,不过这身伤可是因为你!真的,我最开始真不知道他们的来路,当时就想,哪怕是丢了这条胳膊,也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

孟娇没说话,脚步却有些慌乱,又走了几步,她这才开口,语气也仿佛变了一个人,“那个……还疼么?”

几分歉意,几分羞怯,尤其是她脸上的小女儿神态,让赵东愣在当场。

他很少看见孟娇这幅模样,忍不住捉弄道:“嘶……你还真别说,刚才没觉着怎么样,这会可真疼啊……”

赵东的话还没等说完,嘴巴被两瓣嫣红堵住。

诱人的芳香扑鼻而来,淡淡的香醇中夹杂着啤酒的麦芽香,隐约间还有一条丁香小舌在唇齿间肆意游动。

赵东先是一阵错愕,随后本能的伸手去抓,结果扯动了胳膊的伤口,这一下是真的疼,疼的他呲牙咧嘴。

孟娇急忙分开,没好气的嗔怒道:“你乱动什么?”

赵东又好气又好笑,“你还怪我?”

孟娇翻了个白眼,“就怪你,谁让你招惹我了?活该!”

见赵东脸色泛白,她重新把那条胳膊抱在怀里,“还疼么?”

赵东傻笑说,“不疼了,比刚才好多了。”

说着话,目光也顺势落向孟娇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

当看见那两瓣紧紧抿在一起的红唇,他仿佛想到了某个画面,心脏一阵不争气的狂跳。

孟娇察觉到了赵东异样,扭头看向一边说,“现在不行,等你好了再说。”

接下来一路无话,赵东却总觉着有种异样的气氛缠绕在两人之间。

排队,挂号,交款,孟娇一个人跑前跑后,不让赵东插手半分。

赵东远远看着,忽然觉着一阵失神,如果没有跟苏菲的那场错误开始,能找到孟娇这样的女人当老婆,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吧?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他压在心底。

赵东甚至有些看不起自己,之前明明说过要对苏菲负责,结果现在又对别的女人心存幻想,那跟陈世美有什么区别?

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反问,苏菲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做老公,以往的嘲讽和鄙夷也就算了,今天要不是自己撞见,她是不是就把那个男人领回家了?

既然她都不珍惜这段缘分,自己这么做到底值得么?

就在赵东胡思乱想的时候,孟娇已经跑完了所有手续,“走吧。”

见她的额头沁出一层细密汗珠,呼吸也有些急促,赵东感动莫名,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偏巧苏菲的模样跃入脑海,让他硬生生止住。

孟娇没有察觉到异样,陪着赵东去了处置室。

因为没有伤及筋骨,所以只是简单的清创手术,缝针之后打上绷带,程二十分钟都没用上。

“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给你取药。”孟娇快步走向药房。

赵东正想找个地方抽根烟,结果转身的时候愣在当场,对面不偏不巧走来一个熟人,是舒晴。

舒晴低着头,心情也不是很好,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赵东。

今天原本是她的夜班,晚上却跟崔剑吵了一架,很莫名其妙的理由,因为赵东。

舒晴知道崔剑的心思,月底就是职称的考评,他想让自己通过赵东,走一走黄院长的门路。

为此,他还专门给自己买了一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当做礼物。

可舒晴有些想不通,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工具?

让自己去求赵东,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真要是开了这个口,那不就等于跟苏菲低头?同为女人的骄傲,让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舒晴现在甚至怀疑,当初放弃赵东,是不是做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

舒晴内心纠结,赵东也同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趁着对方没有发现,他正打算找个地方避让。

结果没成想,一声惊呼,两个不应发生交集的女人撞在了一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