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站在病房外,隔着玻璃门安静看着。

说不出来的感觉,心情有点复杂。

就在刚刚,郁晓曼也知道了真相,出乎意料,她似乎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就比如眼下,王猛还没醒,郁晓曼这会打了一盆热水,正在给他温柔擦拭。

擦拭完毕,她又把床下的导尿袋清理干净。

赵东吸了口气,“这事结束,王猛要是不给晓曼一个说法,我饶不了他!”

苏菲在一边调侃,“呦,良心发现了?不替你那个兄弟为虎作伥了?”

赵东尴尬。

正说着,有警察去而复返。

小倩被带走的同时,捂着脸颊,恶狠狠的看了苏菲一眼,目光怨毒!

苏菲的一颗心都扑在赵东身上,自然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

她拉住赵东的手,柔声道:“老公,怎么样,好点没?”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我知道猛子出事,你这个当兄弟的替他感到委屈,可有时候,冲动并不能解决任何事!”

赵东看向她,“怎么着,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种遇事只会用拳头的莽夫?”

苏菲偷笑,“差不多!”

赵东将人搂在怀里,“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再说了,我老婆刚刚替我当了回恶人,我要是再不领情,那不就成了白眼狼?”

苏菲将整个人挤在他的怀里,“你知道就好!”

赵东看了看时间,将苏菲先送回家。

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感叹。

猛子这次出事,未尝就不是一件好事。

算是有惊无险。

让他认清了小倩真面目的同时,又让他看见了郁晓曼的另一面。

……

翌日一早。

赵东早早起床,大概五点半的样子,他已经准时等在了潘媛的训练基地。

天蒙蒙亮,有人三三两两的聚拢。

不出意外,薛洋是来的最晚的那个。

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车牌也是豹子号。

出场的时候,吸引了一票目光。

赵东叼着烟,深吸了一口,也跟着看了过去。

车停稳。

她今天穿了一件迷彩短裤,白皙大腿暴露在外,在昏暗的光线中有些惹眼。

人下车的同时,还随手拎了一个迷彩包。

径直走到赵东面前,她这才站稳脚步,“怎么样,赵教练,喜欢吗?”

赵东收回目光,“还不错。”

薛洋把一条大腿踩到他面前,压低身体问,“怎么样,又长又白又直,要不要试试手感?”

赵东身体往后靠,“暂时没兴趣,有需要的时候我找你。”

薛洋熟络的走上前,“别害羞啊,聊聊嘛,一会要把我们送去哪啊?”

“训练什么科目啊?”

“我出来之前是跟家里打了招呼的,三天之内要是没我的消息,就让他们报警,你可别把我给卖了!”

赵东不理会。

很快,六点到。

赵东喊了一声集合,一群人这才三三两两的聚齐。

懒懒散散,看的他恨不得上前踹一脚。

等人定住,他扫了一眼,八个人,竟然一个不少。

赵东看了看手表,“很好,希望一周之后,你们还能如数站在这里。”

新鲜感作怪,有人问道:“赵教练,咱们这是去哪啊?“

“深山里么?”

“咱们是不是练习野外求生啊?”

“那里有没有狼啊?”

“会不会发一把匕首啊?”

“我会钻木取火,等晚上给大家烤狼肉吃!”

有人起哄,“就你,得了吧,真有狼的话,也是它吃你!”

薛洋不说话,眼神死死盯着赵东。

赵东笑的从容,“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说着话,一辆军绿色的大卡车缓缓开来。

熊晨戴着墨镜,耍帅的跳下副驾驶。

赵东也跟着站起身,“给你们介绍一下,未来一周,有熊教练负责你们的日常训练!”

有人狐疑,“他?”

“赵教练,那你呢?”

“就是啊,怎么还临时换帅啊?”

熊晨撇嘴,“东子,你从哪找的这群娘炮啊?这还没怎么样呢,一个个话这么多。”

“怂了就滚蛋,老子没工夫陪你们过家家!”

不等他转身,薛洋那边排众而出。

她打量一眼货车的车厢道:“就坐这玩意过去?”

“行啊,有点意思!”

说着话,她拉着栏板跳上车,目光也满是新奇。

熊晨瞟了一眼,转身戏谑道:“一群爷们,还不如一个娘们带种,还没断奶的话,就都回家吧!”

话落,剩下的一群人也都跟着上车。

熊晨打了个招呼,干脆利索的坐上副驾驶。

薛洋见汽车发动,赵东还没有跟上的意思,疑惑问了句,“赵教练,你不来?”

赵东弹掉烟头,“一周之后,如果你能坚持下来,才有资格跟我混!”

说着,他转身离开。

……

天鼎这边。

新公司的组建刚刚开始,交接工作都交给了老马和小芳。

赵东正想躲个清闲,没成想,于志那边又遇见了麻烦。

工程提前交付,结果验收的文件却被卡住。

验收的手续拿不到,后续就没有办法结款。

他隔着电话问,“怎么回事,是工程的质量有问题嘛?”

于志拍着胸脯,“没问题,我程盯着呢,验收的主管也没挑出什么毛病。”

“肯定是有人搞鬼!”

赵东点头,“行,我知道了,既然完工了,那你就先给工人发薪,这事不能拖!”

“剩下的你不用管,我来处理。”

于志担心的问了一句,“东子,要不要我带两个人跟你一起?”

赵东摇头,“用不着,咱们是文明人,能讲道理的时候,尽量别动手!”

于志诧异,“不像你性格啊!”

赵东乐呵说,“听老婆的话嘛!”

挂断电话,他直接就去了天鼎的办公区。

说心里话,这种小事,也实在没必要麻烦姜英。

至于是谁在后背使绊子,不用想他也知道!

想着,人已经出了电梯。

随着这两天的大动作,赵东在天鼎这边也算是名人,一路上不断有人打着招呼,频频喊着“赵总”。

他多少有些不适应,僵着脸笑了一路,总算来到焦总的办公室门口。

不出意外,闭门羹!

话是焦总秘书说的,说焦总不在,让他改天再来。

赵东无所谓的笑,“没关系,我左右无事,进去等他一会!”

说着,他绕开秘书径直进门。

秘书想拦,已经晚了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