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车之后。

夏央央一直在偷偷观察顾祈琛的表情。

顾祈琛似乎真的很累。

夏央央只想说些高兴的事情。

夏央央开口:“阿琛,顾朝寒今天出院了,晚上是姐亲自下厨做的晚饭。”

听到某个名字,顾祈琛皱了皱眉,睁开眼睛,声音清冷:“我知道。”

夏央央抿了抿唇:“对了,我给顾朝寒定了一个蛋糕,我们待会儿去拿一下。”

顾祈琛的手指微微捏了捏,声音依旧清淡:“好的。”

拿了蛋糕之后,夏央央兴冲冲的回到车上,对顾祈琛说道:“蛋糕店的老板娘还送了一束百合,顾朝寒出院,今天送给他刚好合适。”

“夏央央,未免入戏太深了吧。”

顾祈琛突然开口。

夏央央却是懵了。

飘逸长发素净女生目光柔柔户外写真

震惊的不是顾祈琛说的话,而是他的表情。

森冷的像是冰雕一样,还有他的眼神,简直就像是一把寒铁匕首,森森的泛着冷光。

夏央央像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样,:“说什么?”

顾祈琛脸上却是出现一丝冰冷的嘲讽:“顾朝寒,顾朝寒,每天要年念叨多少遍这个名字?夏央央请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他不是梁山伯,也不是祝英台,请有一点身为人妻的自知之明。”

夏央央是真的没有听懂,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夏央央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顾祈琛,把我当成什么人?”

顾祈琛是什么意思?

他竟然怀疑她跟顾朝寒。

这几天顾祈琛出差,每天晚上他们会通一次电话。

夏央央的确是提顾朝寒,那也是因为,顾朝寒是他的外甥,是他最关心的人,夏央央只是说顾朝寒的身体恢复情况,好让他放心而已。

夏央央竟是没想到,顾祈琛竟然会这么想。

夏央央心里莫名的气愤,气愤之余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荒谬至极。

她跟顾朝寒,怎么可能?

但是夏央央还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解释:“我想是误会了,我跟顾朝寒之间只是朋友,而且他是外甥,我也一直将他当成我的后辈。”

顾祈琛的手指捏紧。

误会?

他亲眼看到的怎么可能是误会。

小寒是他看着长大的,那孩子最近确实太反常了。

顾祈琛也不是不知道夏央央单纯,许是并不知情。

但是这么多天无法排遣的困苦莫名的还是发泄在她的身上。

顾祈琛捏了捏鼻梁,声音异常疲惫:“以后跟他保持距离,我们顾家的清誉,我不希望毁在们两个的身上。”

夏央央没有说话。

但是心里却像是扎了一把刀一样。

什么叫顾家的清誉,不能毁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顾祈琛心里已经认定了吗?

夏央央记得当时宫雪儿陷害她,全世界都误会她的时候,只有顾祈琛无条件的相信她。

可是现在……

车子平稳的在顾园停下。

顾祈琛和夏央央下车。

顾园依旧灯火通明。

但是夏央央突然感觉出一丝凉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