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要打掉?慕迟曜,知道近亲结合的孩子生下来,会怎么样吗?知道我一个人抚养着这个孩子,我都不能带回厉家吗?”

一旦生下,未来的路有多艰辛,夏初初都不怕。

她怕的就是孩子孩子不健康,不健。

夏初初说着,侧头看着慕迟曜。

慕迟曜却忽然叹了口气:“我该怎么跟说,从何说起,怎么开这个头啊……”

他话音一落,伸出手去想拉夏初初,却被夏初初快速的挥开了。

“不要碰我,我算是看明白了,说到底,还是和小舅舅一伙的,根本不会想过我。是,这是小舅舅的孩子,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可是考虑的,仅此而已吗?”

夏初初越说越激动,脸都已经微微有些发红了。

“我考虑得很周,是情绪一直都太激动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说。”

她连连摇头:“不,骗人,撒谎,们这些人,个个都是聪明绝顶,个个都是城府极深,我一个小姑娘哪里能和们抗衡?”

“夏初初,过来点,有车!”

“不要靠近我!这个孩子我只能打掉,以为我不难过吗?以为我就这么的铁石心肠吗?我还不是无奈!”

早安!早上好心情

慕迟曜一顿,忽然问道:“其实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

“当然啊!难道这个孩子只属于小舅舅吗?他也有着我一半的血脉啊!只要可以,我为什么不留下来,为什么不抚养他长大?”

慕迟曜又问:“那去还去医院?”

“我都说了,我和小舅舅是近亲,这个孩子不会健的!”

夏初初已经激动到了一个极端,慕迟曜真怕她会站不稳摔倒,或者被路过的车碰倒。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慕迟曜说,“夏初初,先冷静,我告诉,这个孩子是可以留下的。”

“说可以就可以?想说替厉衍瑾养,不用我操心吗?那我对这个孩子的责任和权利,就只是生下他而已?之后我就完不用管,撒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要回医院!”夏初初说,“我不能生下他……”

这样下去,恐怕是不行的了。

慕迟曜再也顾不得其他,冲上前去,一把将夏初初从马路边缘拉了回来,狠狠的用力的扣着她的手腕。

“夏初初,给我冷静一点,然后听我说。我这次阻拦,是有原因的。第一,可以生下这个孩子。第二,如果希望我保密,我可以替保密?”

“凭什么?”夏初初看着他,使劲的挣扎,“凭是慕迟曜吗?”

慕迟曜看着她,神色十分认真,语气也还是属于较为从容的。

“还是两点。”他说,“第一,和厉衍瑾没有血缘关系。第二,厉衍瑾现在忘记了,但是他又重新爱上了,他现在要是知道早就有了他的孩子,们可以团圆了。”

夏初初感觉自己没听懂。

但是,她的情绪,的的确确是开始平静了。

“说什么?”她问,“再说一遍?慕迟曜,……不会用这么烂的借口吧?”

“借口?我是认真的,夏初初,和厉衍瑾,没有血缘关系。所以,理所应当的,这个孩子,会非常非常的健康……”

“不可能……”

“夏初初,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打掉这个孩子。而是去最好的医院,让最好的医生,给做孕检,好好的检查这个孩子现在是不是在健康的成长着。”

慕迟曜本来还在酝酿怎么跟夏初初开口,现在好了,面对她的情绪激动,他只能这样直接把结果给说出来。

他就知道夏初初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接受,是消化不了的。

“不可能……我们做过血缘鉴定的。”夏初初说,“有鉴定结果的,我们是有血缘关系,千真万确,在说谎,……胡说!”

“我说谎有什么好处?话说得绝一点,夏初初,就算厉衍瑾的孩子没保住,我又有什么责任?”

夏初初一愣,有那么一点点被慕迟曜给说服了。

但是很快,她一想,又摇头:“怎么知道我和小舅舅没有血缘关系?怎么知道?口说无凭?”

“想要直接证明,和厉衍瑾没有血缘关系的证明?”慕迟曜点头,“好,很好,我现在就可以让人送过来。”

夏初初咬牙:“让人送啊,越快越好!如果晚了,完可以借助这个时间差,直接让人做一份假的就好了。”

她是知道,慕迟曜和厉衍瑾的兄弟情有多深。

所以,慕迟曜很有可能,是为了这个孩子,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来,只为留下厉衍瑾的一抹血脉。

这是两个男人在以前共患难的日子里,结下的深厚情谊。

都说患难见真情,两个人的确是在难中一起过来的。

那时,厉衍瑾事业才刚刚起步,留学回来,一身才能,需要借助慕氏集团的这个平台,慢慢施展。

而慕迟曜,虽然是贵为慕家的长孙,但是也是腹背受敌。

虽然说,慕老爷子不承认慕天烨,要把公司交给慕迟曜,由他权管理,还一直都把他当成继承人在培养。

但是慕迟曜知道,如果他不优秀,如果他不足够突出,如果他不有手段有魄力,慕氏集团最终由谁掌权,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慕迟曜要把慕天烨彻彻底底的给踩下去,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实力,让他成为无可替代的公司掌舵人。

那时候,慕迟曜就选中了厉衍瑾,做他的左膀右臂,一步步把慕氏集团做得更大更好。

这情谊有多深重,明眼人也都能看出来了。

面对夏初初的质疑,慕迟曜只能选择耐心。

他也能理解夏初初的不敢相信,毕竟当初他从厉衍瑾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后来他拿到鉴定结果的时候,他也一度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何况是夏初初这个当事人。

“我现在就给人打电话。”慕迟曜举起了手机,“可以在旁边听着。或者,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直接带去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