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体运行于神国法域,再次虚空挪移。

片刻功夫,李柃就出现在了数十里外。

“江神爷爷,别再下雨了……”

“洪水快快消退……”

“保佑我一家老少平安无事……”

汹涌愿力如同浩瀚波涛袭来,万千呓语之中,丝丝金芒投射,无时无刻不在磨砺着他的精神和意志。

虽然有拒邪香护持,李柃依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些愿力香魄越来越精纯,越来越凝炼了。

“只可惜,仍属乌合之众……”

李柃微微叹息,一边抵御这些香火愿力对自身精神的干扰,一边查看四周,发现这里是王城南郊最为边缘的某处灾民聚集之地。

众生气味杂陈,如同烟雾弥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酸爽。

好在久闻不觉其臭,他都已经开始习惯,甚至能够从这些乱糟糟的气味中分辨更加细微之处的差异。

95后大眼萌妹打阳伞高清户外套图

这也是磨砺和成长。

李柃寻找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伙异闻司人骑着马往南边赶去。

仓促之间,集合起来的人手不多,只有一个百户队,随军供奉只得一人而已,看起来还是个炼气前期的新执事,面孔年轻的很。

李柃飘浮在神国法域之中,透过迷雾般的屏障观察他们,一路紧紧相随,来到十里亭。

这里是一处无人的荒郊,风雨之中,倍显寂寥,路旁有个不大的亭子,其名为十里亭,乃是供行人往来休憩以及指示路程所用。

异闻司探马从前方回来,禀报道:“前方坡下有乡民茅屋数间,里面灶台水已烧开,人却不知所踪。”

百户沉吟道:“想必是魔道已经察觉我们来此,快追!”

当下再度加快速度,果然又在数里外遭遇魔道爪牙,与之大战起来。

这些留下来断后的爪牙大多只是一些半吊子的邪法修炼者。

他们没有修炼资质,只是学了几手控尸或者操纵毒物的法门,利用别人所炼制的僵尸魔怪在林中设伏,结果一下就被异闻司的霹雳子炸翻。

供奉飞剑纵横之中,一具具僵尸授首,蛊虫和毒物被砍杀。

但众人并没有高兴,因为敌人实在太弱了,明显就是被抛下的弃子。

抓住活口,简单审问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

“林姑娘和乌姥姥的确曾在,但半个时辰前,突然就叫大伙撤离,我们和几位特使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他们跑哪里去了。”

异闻司百户道:“除了血娘子和乌老妖婆,还有几个特使?”

爪牙交代道:“共有十个。”

众人闻言,喜忧参半。

他们口中的特使都是炼气中后期的魔道宗门弟子,从异域他乡远道而来,负责传道和发展下线,是真正的骨干。

平常他们都分散在各地,各自发展潜力新丁,散修人物,乃至普通的爪牙,如此反常的聚集在一起,绝对是要干大事。

这十人部都是修士,加上林柔娘和乌姥姥更加无可战胜。

自己唯一的作用,或许是和之前剿灭的那些爪牙一样,以性命拖延敌人脚步,让供奉仙师们寻到机会出手。

但百户并没有犹豫太久,果断下令道:“追!”

众人精神一震,尽皆应道:“是!”

这一刹那,他们精气神意炽烈得仿佛要透体而出,在李柃的感应之中都显现出了如同灵气的光华。

丝丝金光从天灵盖上飘散出来,如同焚燃的香棒。

李柃飘荡于他们头顶,尝试着引导了些许来尝尝。

毫无意外,和那些香火愿力一模一样!

但其流向却和普通愿力不同,不一会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神信仰归入江神的神国法域,信灵香香魄和这些人的精神念头自然消散至神秘未知之虚空,而自己的闻香天赋都能从中截留……

李柃恍然惊觉这件事情,若有所思的沉吟起来。

但这些人视死如归,依旧未能得偿所愿。

他们甚至连那些魔道修士们的面都没有碰着,直接扑空。

要成功拦下对方,不是光有一腔热血就能做到。

李柃看了看下方的异闻司修士们,自行飘向其中一处密林,按照自己所嗅到的林柔娘气味追了过去。

结果翻山越岭,几经追索之后,却又发现,线索凭空中断了。

这可能是类似纸人的分身消散所造成,又或者某种匿息神通,以及短程挪移传送的手段。

自从上次差点栽了之后,林柔娘是越来越谨慎了。

李柃只得原路返回,根据另外一路气味找到荒野深处一个隐秘河滩。

有人在此搭建了简陋的土石高台,不时有顺着山洪下来的尸体靠近,被神秘力量牵引,漂流过来。

那些尸体带着湿漉漉的泥水自行爬上岸,步履蹒跚的朝高台走去。

台下有简陋的石桥,水渠,似乎象征着冥道的某些东西,而在尽头,更有一座丈许来高的小石城。

朦胧的雾气笼罩在其中,尸体排队走过这道石城的城门,当即人影浮现,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抽离魂魄,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两名身穿相同宗门服饰,身上腐尸臭浓烈得如同黑色烟雾的尸仙宗弟子逐一检查,时不时说了些什么,爪牙模样的部属就把运用赶尸法术把尸体召起,引向不同的地方。

一些尸体起不来,干脆抬起直接扔下山坡。

如同土山的斜坡地,按照高低上下,躺满男女老少的尸体,大部分已经肿胀腐烂和赶不起来的都在下方,品相较为完整的就依次摆高。

但这个规律也并非绝对,李柃依稀感觉,当中似乎还有根骨,天资的条件。

“这是炼尸大阵?”

看了一会儿,李柃反应过来。

异闻司的卷宗之中,多次提及这种东西。

刚才那道小城门是冥宗黄泉道的一种象征,寓意鬼门关,经过之后,魂魄会被引导向事先设定的所在,而尸体留下。

这比不上平常利用炼尸罐之类法器炮制的手法,但效率高出太多,是大规模量产所用。

李柃看了一会儿,暗中搜寻自己目标,结果发现只有一名幽魂宗弟子和两名尸仙宗弟子在此主持,其他部都是气机不纯的新丁,散修,甚至明显没有修炼出灵元的凡人爪牙。

李柃目光凝重,立刻通过神国法域挪移传送,来到异闻司中一处值房。

在此关键时刻,朗朗白日,竟有好几名役丁堂而皇之的呼呼大睡,旁人也不管他们。

李柃微怔,旋即似乎明白了什么,分神化念之法,同时进入他们梦境。

片刻之后,所有人惊醒,带着几分惊愕面面相觑。

“真的有人托梦来了!”

……

“南郊的养尸地被端了。”

数个时辰后,天色渐暗。

深山中的一处洞窟内,有个地势开阔的高坡,里面的岩石被人力开凿出来,整理出整洁干净的平台。

林柔娘坐在天然岩石雕琢而成的椅子上,听着麾下禀报联络通讯的结果。

“异闻司的鹰犬逼得越来越紧了,我们的人手已经分散出去干扰,但作用似乎不是很大,各方进展也不断受挫,再这样下去,恐怕只能放弃。”

头发银白,拄着拐杖的乌姥姥挥退部属,随手一挥,灵光萦绕于台上,隔绝了光影和空气,向林柔娘建言道。

“看来有必要把这些人也舍弃掉,只挑精良之辈潜伏下来,或者自行寻机返回宗门。”

“但有我们在此吸引注意,各地乡镇,村庄的收割顺利进行,这些不起眼处就足以积少成多,攒下数十万亡魂,已经足够交差了。”

林柔娘道:“其实现在积蓄的水元已经足够多,力发动的话……”

乌姥姥摇了摇头:“没有那么简单,最近我们对神国法域的掌控越来越弱,如若不能鼓动灾民献祭愿力,根本不足以引导,而若想要鼓动灾民,那就需要更多人手。”

“赛舟祭那样的玄辛国盛典也好,我们发动的江神娶亲也罢,都缺不得人去跑腿办事。”

“但偏偏,我们的人手不断被剿,已经开始不足。”

“可是,我最后一个血灵还未找到……”林柔娘按着石椅扶手,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和不甘。

乌姥姥道:“大小姐,这次不行,还可以等待月余之后的瘟疫,瘟疫不行,还有来年开春,青黄不接之后的饥荒,饥荒不行,还有预计之中的战乱……”

“前辈们深谋远虑,早已定下诸般章程,我们只需要按部就班推行即可。”

林柔娘心底狂呼:“可是,我正在被那人追杀啊!”

这个苦处却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嬷嬷必定第一时间通知父母,父母必定指示嬷嬷强制把自己带回。

林柔娘并不愿意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

迄今为止,还没有别人知道她的梦灵被扣押,随时随地要被恐怖的神秘高人上门查寝。

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乌姥姥安慰道:“大小姐不必着急,眼下我们还可以在此多待几个时辰,您先趁机小睡一会,到时候再看看情况。”

“其实各地送入冥河的魂魄也不少,当中不乏质量高的,说不定运气好,从中就找到天命阴女了呢?”

林柔娘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希望借你吉言。”

等到乌姥姥下去之后,她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苦恼。

“希望真能如同嬷嬷所言,运气好吧……”

一时的软弱,让她都开始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了。

可发了一会儿呆,林柔娘就清醒过来。

不行,不能寄望于运气!

林柔娘看了看下方忙着布设法阵的弟子和爪牙,终于下定决心。

她从随身兜囊中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鳞片,金属般的质感中,似有血迹在其中浮现,随着灵元注入,如同烟雾的森白浓雾四散弥漫,整个洞窟瞬间变了模样。

所有爪牙和弟子发现变化,都不由得惊讶抬头,四处张望,乌姥姥也回来询问详情。

林柔娘收起鳞片道:“嬷嬷,宗门有新的指令传来,要我们务必按照原计划发动!”

“原计划,那就是明日?”乌姥姥丝毫不疑,因为林柔娘出身尊贵,是宗内真正的上层人物。

高层或许有更深层次的远略,自己智慧根本不足以揣度,只需听命行事就是。

但她还是尽忠职守的提醒道:“以眼下的筹备情况,最终成效恐怕不大。”

林柔娘道:“我也这么禀报过,但万灵山的指令还是按照原计划执行,能得多少是多少。”

乌姥姥道:“明白了,祭祀有所不足的部分,由那些新募之人补上,实在不行,大部分弟子也可以放弃。”

“只要能够祭炼成几件万魂幡粗胚,其实已经不亏……”

高明筹谋,从不系于一人一地之得失,甚至从某种意义而言,必定只赚不亏。

但世间道理是有损必有益的,总体来看,必定平衡。

如何才能保证只赚不亏,答案不言而喻。

林柔娘道:“具体如何做,嬷嬷你决定就是,但要发动祭祀,必须再度感召神国法域,这有可能会引起那神秘高人的注意。”

乌姥姥道:“我们可以先封闭此间,等到快要完成再与之贯通,争取速战速决。”

想了想,又道:“元婴高人也未必见得就能日游,之前曾遇其滋扰,展现力量不强,很有可能是一缕神念或者分身所致,我们可以在今夜开始准备,但只管蓄势,最后一步放到后日破晓时分完成,不过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请大小姐先藏身暗处,待我完成之后再与你汇合。”

林柔娘道:“如此也好。”

两人当下约定接头时间和地点,又借故调开了几名精英弟子和得力人才,为继续潜伏和发展力量保留火种。

当夜,一座以土石树木为材的简易法坛就在山洞之中完成。

此坛高约三丈,四面斜坡,大模样如同金字土堆,其中一面设立台阶,共分九九八十一阶,上方是个丈许见方的平整台面,如同登山及天。

乌姥姥亲自登坛作法,强大的力量萦绕于整个山洞,恰被法阵禁制约束,隐秘而又快速发酵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