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北城连忙止住笑:“好好好,不说这个。慕迟曜,是动了真情啊?”

“废话。”

“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就睡了那么一晚,就把人给娶回来了,我就知道对言安希不一般。”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慕迟曜皱眉,“我对她再好,我再爱她,她……不接受我。”

“哎哟,我们慕大总裁,原来是吃了闭门羹啊……言安希这胆子大。”

“她还做了胆子更大的事情。”

沈北城哈哈大笑:“慕迟曜,人生第一次这么受挫吃瘪吧?”

慕迟曜淡淡的说:“是人生第一次,这么真正的喜欢一个人,却给拒绝了。”

“这么说起来,秦苏不算啊?”

“不算。我和她……完不是感情。”

沈北城的八卦之心一下子就上来了:“那现在明白了?”

“嗯。”

可爱娃娃女生电玩城俏皮写真

“说说,言安希是怎么拒绝的。”

慕迟曜薄唇微启:“她就是不相信。今天,我还听见她和别人说,她对我……没兴趣。”

“没兴趣”这三个字,就是让慕迟曜今天不爽一整天的理由。

“所以,就因为听见她说了这三个字,不高兴了?”

“不然呢?还要她说其他的,拒绝我的话吗?”

沈北城不厚道的笑了:“那照这么说,瑶瑶天天都拒绝我,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活了?”

慕迟曜点点头:“我要是,的确可以不用活了。”

沈北城追慕瑶,追了这么些日子了,结果一点进展都没有,闹得人尽皆知,想想都觉得……丢人。

“行了,慕大总裁,看现在这情况,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就不用在这里嘲笑我了。我啊,就送四个字。”

“什么?”

“死皮赖脸。”沈北城说,“就这么简单。不管她说什么,反正就喜欢的,就是那种我爱,但与无关。”

慕迟曜微微皱眉:“我爱她,但与她无关?”

“对。对她好就行了,女人是敏感又细心的,好不好,她心里有数,能明白的。”

“我看她不明白。”

“那是对她还不够好。”沈北城说着,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这种事,慢慢来的,急也急不得。”

慕迟曜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纳米一点点,但还是非常的不爽。

“我陪打了一下午的高尔夫,也差不多了。”沈北城说,“我该走了,这天一黑,夜生活也该开始了。”

“还想去酒吧?”

“喝两杯,一醉方休。怎么,慕迟曜,要不要去?”

“不去。”

“酒吧有美女。”沈北城说,“说不定,看看其他女人,对言安希,就没有那么喜欢了呢?”

慕迟曜哼了一声:“难道我的感情,就这么的肤浅?”

“行了,和开个玩笑而已。就回去陪言安希吧,记住我的话,好好哄,多说情话。”

沈北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了,背影看上去潇洒得很,桀骜不驯。

慕迟曜则一直皱着眉。

他要去哄言安希?

怎么哄?

他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他也已经最大限度的对她好了,还要怎么样?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慕迟曜终于起身,离开了高尔夫球场。

——————————————————

年华别墅。

言安希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吃着晚饭。

餐厅里安静得只有她的筷子和碗碰撞发出的声音,佣人都站在一边,等候她的吩咐。

言安希往主位上瞟了一眼,慕迟曜还没有回来。

他……是不是生气了?

言安希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如果不是生气的话,他不会中途就下车,然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让慕大总裁不高兴了。

可是……没有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晚饭,言安希就回房了。

主卧里,她坐在一边的小圆桌上,桌上放着一本关于室内设计的书,还有一杯牛奶。

她慢慢的看了起来,直到听见楼下,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言安希当即一个激灵,跑到窗户边,往下看。

果然,只看见慕迟曜从车上下来,背影挺拔,一边的管家,手里还撑着一把黑伞。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毛毛细雨。

慕迟曜却没有接过管家的伞,一路直接往别墅里走了。

管家在后面连忙撑着,生怕把他给淋湿了。

言安希放下窗帘,又重新坐回,继续看自己的书,可是……看不下去了。

她一想到慕迟曜已经回来了,就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没过多久,她就听见主卧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肯定是慕迟曜。

言安希连忙低下头,继续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慕迟曜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言安希安静的坐在灯光下,穿着白色的毛衣,头发微微有些蓬松凌乱,看上去气定神闲。

反而是他,一身的焦躁不安。

他忽然就想把自己的情绪,统统都传染给她。

凭什么他一个人在外面生了那么久的闷气,她却跟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看书?

慕迟曜故意的门关得有些重,“砰”的一声,荡起极大的回响。

言安希这才抬头看着他:“回来了?”

“嗯。”

“吃晚饭了没有?”

“吃了。”

“哦。”言安希点点头,又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书,什么也不说了。

本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是她被抓回来以后,慕迟曜第一次放任她一个人,没有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

不过言安希怎么感觉,他和她像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一样。

慕迟曜脱下外套,松了松领带,拉开言安希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也没做什么,做下来之后,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然后就侧头看着言安希,眼睛一眨不眨。

言安希一开始还能无视,但是后来……她真的受不了了。

慕迟曜这样灼灼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她根本无法安心看书啊!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慕迟曜倒是先说话了:“看的,我不打扰。”

得,他这样看着她,还说他不打扰她。

言安希只好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事。”

没事?

没事……那他这样看着她?

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言安希知道,有慕迟曜坐在身边,无论如何她是不能继续看书了。

于是她把书合上,正要起身,慕迟曜淡淡的声音响起:“不看了?”

她起身的动作一顿:“不看了,睡觉。”

慕迟曜扫了一眼书的封面,嗯,是有关室内设计方面的书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