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好直接让保安进来,把乔夫人给抬走啊!

夏初初往边上站了站,不想正面对着乔夫人。

谁知道,她一挪,乔夫人这膝盖也跟着一挪,面对着她,这是非要跪她不可了。

夏初初无奈了:“这是要折我的寿啊……”

乔静唯固然可恶,但是乔夫人这么长久的跪着,她哪里受得起。

何况,乔静唯的错,凭什么要家人来替她担责?

乔夫人抹了抹眼角:“这件事说来话长,既然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把事情稍微的讲一下吧。夏初初,我们家静唯……这段时间,过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说吧。”

“她看起来是在医院养伤。对,她也的确是一直都在养伤,一直好好的。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去看她,却连她病房都进不去了。”

夏初初愣了:“去不了她的病房?为什么?”

“我不知道。病房门口,有保镖把守着,很严格。他们一看见我,就拦住我,甚至,后来我再去的医院的时候,别说病房了,我连医院大门都进不去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校园美女黑白运动衫操场美拍

“好久之前了。”乔母说,“我一直都没能见到她,我心急如焚,生怕她出点什么事。但是那些拦我的人又说,乔静唯好好的,没事,我才稍微放心。可是我一直见不到我的女儿, 我当然担心啊。”

夏初初没说话。

可她在心里想着,那时乔静唯突然被软禁在病房……是因为什么?

是厉衍瑾知道了乔静唯假怀孕的事情吗?

夏初初想,应该是的。

所以厉衍瑾才会大怒,隔绝了乔静唯和所有人的来往。

乔母继续说道:“直到昨天,昨天,我才见到了乔静唯。而且,是在医院的走廊上。”

“走廊?”

“对。”乔母点头,“她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面爬。她想要离开医院的话,只能爬出去。从病房到医院门口,她爬了整整两个小时!”

夏初初有些骇然。

这……

听起来,有点残忍。

“两个小时?”夏初初问道,“她的腿还没好啊?”

“不仅没好,而且还越来越恶化了。只怕,她这辈子,都不能走路了,这两条腿算是废了,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了!”

“为什么?医生没有帮她好好的康复吗?”

“从我见不到她的那天起,她过的生活就完全变了!”乔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没有护工,没有护士,医生两天才来一次,吊着她一口气。她吃的饭菜,都是馊的……”

“什么?”

“她就在病房里过着这样的日子。昨天我见到她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了。但她还爬了两个小时爬出医院,最后的体力都耗尽了……”

夏初初一直都处于震惊中。

她没想到乔静唯这段时间,在医院里过的这样的日子!

最近她自己都忙得团团转,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牵扯清楚,哪里有什么时间去关心乔静唯。

但这些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厉衍瑾……心狠手辣起来,也是如同恶魔一般啊。

乔母还说:“她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我们家静唯,现在瘦得大腿都只有我的手臂粗了……她现在还在昏迷着,没有醒来啊。”

“这……”夏初初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和我无关,我不清楚。而且……说起来,这也是乔静唯她自作自受,罪有应得。现在,只不过是报应终于来了而已。”

“但她罪不至死啊。”乔母说,“不能要她的命啊……我没有办法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才来求。”

“求我?求我有什么用?乔静唯受的这些,不是我的意思。”

乔母看着她的眼睛:“知道是谁的意思。”

夏初初不出声了。

这一切……当然是厉衍瑾的所作所为。

在他知道乔静唯的恶行之后,十分的气愤,甚至说是震怒。

所以他开始了各种方法,来折磨乔静唯,让她生不如死。

但是,又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夏初初想象了一下,乔静唯一个人被关在病房,谁也不能见,没有人替她处理伤口,吃的饭菜都是馊了的,一天一天,躺在病床上,动也不能动,数着秒针过日子。

而且,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无比卑微乃至是不要面子的,在地上爬,爬了两个小时,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过于残忍。

但是,想一想乔静唯做的那些事情,夏初初到也没觉得她有多可怜了。

可怜之人……就必有可恨之处啊!

“我知道。”夏初初沉默了好久,在乔母殷切的注视下,回答,“可是,厉衍瑾的意思,不是我能改变的。”

“能改变,只有能改变。说的话,厉衍瑾他一定会听的!一定!”

夏初初摇摇头。

“会的。”乔母着急的说道,“我求求,去向厉衍瑾求求情,让他不要再折磨乔静唯了。静唯的错,我们可以认,可以改,可以接受惩罚,但是不要这样的折磨她,生不如死啊……”

夏初初还是摇摇头:“我不会去找厉衍瑾的。”

厉衍瑾心里有多痛多恨,夏初初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她懂。

因为,她也同样的,恨乔静唯,恨入骨髓,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不管乔静唯多么凄惨,她也都不会原谅。

“夏初初!”乔母说道,“我都跪下来求了,就不能帮帮我们吗?我不求们会原谅乔静唯,甚至是放过她。但是,能不能换一个惩罚……”

“我帮不了。”夏初初说,“如果要求,要跪,就去求厉衍瑾,去跪厉衍瑾好了。我这边……无能为力。”

“不帮我,静唯就真的快没命了……厉衍瑾说了,这只是开始,是一个开始。后面,还不知道他会怎么对静唯啊!万一静唯想不开,再跳楼了,死了,怎么办!”

“我说了,找错人了。”

乔母声泪俱下,哭得是一抽一抽的,看起来非常的可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