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荣皇后,名南门荣。

凤九儿在很小的时候,曾经见过她,只是记忆悠长,已经想不起来她的模样。

如今再见,荣皇后虽然保养得体,但很明显,已经老了。

看到在正殿上站得笔直的凤九儿,荣皇后眉心轻蹙。

秦嬷嬷见状,立即尖锐地叫了起来:“大胆凤九儿,见到皇后娘娘,竟然不下跪!”

凤九儿这才像是反应过来那般,看着荣皇后,愣愣地跪了下去。

“皇后娘娘,你……你好美哦!九儿都看痴了!”

好美?

听说,凤九儿是个痴儿,痴儿说的话,犹如孩童,自然是真话。

原本一脸不悦的荣皇后,只因为一句话,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不过,谁说凤九儿精明,一点都不傻?

皇后凌厉的目光落在秦嬷嬷身上,秦嬷嬷吓了一跳,忙道:“她……她刚才不是这样的!”

娇小女朋友的周末小时光

荣皇后在玉椅上坐下,轻蹙秀眉,看着站在下头的凤九儿:“你就是凤家九小姐?”

“嗯嗯!”凤九儿用力点头,一派的天真烂漫:“皇后娘娘,九儿好像……好像很多年之前就见过皇后娘娘你。”

她还记得她?

荣皇后眼底闪过一抹什么,目光顿时变得复杂。

凤九儿又道:“嗯,我一定是见过皇后娘娘,在我们凤家……皇后娘娘的样子一点都没变,九儿当初见的,就是皇后娘娘你!”

十几年,样子一点没变?

有什么赞美的话,能比这句话更悦耳?

荣皇后眼底的寒气散去了些,她戴着艳红蔻丹的指头,在玉椅扶手上慢悠悠抚过。

“听说,你想嫁给本宫的儿子,太子殿下?”

凤九儿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眸,仿佛听不懂她的话:“太子殿下?他是谁呀?”

“大胆!”秦嬷嬷立即叱喝。

凤九儿被她吓到了,忍不住畏缩了下:“皇后娘娘,九儿不嫁,九儿不嫁了,九儿想回家,九儿不嫁太子殿下了。”

她原本就没想过要嫁给战煜珩,毕竟,战煜珩已经不在乎真正的凤九儿。

就算他在乎,那时候见到的情动,也是属于真正的凤九儿。

她,不过是个过路人。

她不嫁了?

荣皇后眉心再一次轻蹙起来,没想到凤九儿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退婚的事。

原本还想好了许多方法,但现在,怎么好像一个都用不上?

“秦嬷嬷。”荣皇后淡淡唤了声。

秦嬷嬷立即弯身,凑近她:“娘娘,那婚约是先皇曾经的玩笑之言,虽然是玩笑,但,也是略有提起过。”

“凤家小姐退婚,这事,还得要她亲自在圣上面前说一句,方能作准。”

荣皇后点了点头,原本是打算威胁凤九儿,让她去皇上面前说自己不嫁的。

可她现在这模样,竟然自己就答应了。

“那……”

“娘娘,此事不妥。”秦嬷嬷凑到荣皇后耳边,声音轻微得连自己都几乎听不到:“她……恐怕是装的痴傻。”

这话,长年受训的凤九儿已经听到了。

原本还想说什么,却在下一秒,被荣皇后身上的香味被彻底怔住了。

她身上……怎么会有那股比曼陀罗更浓郁的花香味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