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

“言安希找去聚聚吗?”

夏初初点点头:“是的。”

顾炎彬把咖啡放下,慢慢的朝她走来:“夏初初,看来对我还是很抗拒,这样可不行。”

“有吗?”夏初初说,“我很自然啊,没有什么。”

“以为我不知道一大早上去洗澡,是因为什么吗?因为厌恶我,厌恶我的卧室……”

夏初初不敢看他的眼睛:“想多了,以后我们都要这样住在一起,我还有什么不习惯的,我……我要出门了。也早点去公司。”

说完,夏初初转身就想跑。

谁知道顾炎彬一把拉住她的手:“好像很心虚啊……夏初初。”

“有吗?有吗?”

夏初初不自觉的反问了两次。

“有。”顾炎彬说,忽然抬起手来,触摸着她的脖颈和锁骨的位置。

长发美女白嫩肌肤优雅气质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夏初初吓得连连往后退。

顾炎彬长臂一伸,直接把她给捞了回来:“看,的身体,比的嘴巴可诚实多了。拒绝我就是拒绝我,不承认我也看得出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看着夏初初,像是看着一个美味可口的猎物一样。

夏初初被他的眼神给吓到了。

她试着挣脱了一下:“顾炎彬,说什么我都会配合,让我和同房而睡,我也做到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还希望我对一心一意?”

虽然有时候,夏初初在顾炎彬面前,有点像混世魔王一样,但其实,那都是顾炎彬在让着她。

夏初初也明白,她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还顺带着在那狐假虎威罢了。

顾炎彬,才是真正的那只老虎,而且还是笑面虎。

夏初初不傻,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此时此刻的顾炎彬,很危险。

“我……我哪里惹到了。”夏初初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像一只乖巧的猫咪,把自己的利爪都收了起来。

顾炎彬却反问:“说呢?”

“我不知道……”夏初初都有些结巴了,“我只是去洗了个澡而已。”

“为什么在早上洗澡?明明昨天晚上睡觉前,已经洗过了。夏初初,就是在嫌弃我脏。”

顾炎彬最后一个“脏”字说出来的时候,夏初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没有……”

“我问,我哪里脏了,值得把自己的肌肤都搓红,都洗皱了。”顾炎彬说,“我再问,是不是除开厉衍瑾以外的男人,都觉得脏?”

“……冷静一下。”

夏初初看着眼前的顾炎彬,很陌生。

这不是她平常解除的那个顾炎彬,他好像……把他内心真正的一面,终于给展露出来了。

而且,还不是完的展露,只是那么冰山一角。

可就是这一角,都已经让夏初初好感到,这么的害怕了。

“我有什么不冷静的?夏初初,我让当顾太太,最起码也该有一点自己的本分。谁脏?嫌弃谁?我告诉,和厉衍瑾的爱情,才是最脏的。”

这一句话,未免就显得有些过分了。

夏初初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顾炎彬,给我住嘴!”

“怎么,被我说中了,戳中了痛点,恼羞成怒了?”

“我和我小舅舅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被提起了,我也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何苦说这种话,来刺伤我?”

“那有没有想过,自己做了些什么事情?”顾炎彬问,“扪心自问,夏初初,我对还不够好吗?”

夏初初怔怔的看着他。

顾炎彬和她吵架了。

而且,是这么突然的就吵起来了,莫名其妙的。

就因为她觉得睡了顾炎彬的床,觉得不舒服,所以去洗了个澡,就踩到了顾炎彬的痛点吗?

天知道,夏初初昨天给了自己多大的勇气,才敢睡在顾炎彬身边。

“顾炎彬。”夏初初的语气再次软了下来,“我们不吵了,行吗?”

“觉得我是在和吵架?我只不过,是和在这里,就事论事。”

最后四个字,顾炎彬咬得很重。

就事论事。

“安希还在等着我。”夏初初转移了话题,“我该出门了。”

“想走?有这么容易吗?”

夏初初咬咬唇,真的很想和顾炎彬大吵一架,但是想了想,她还是把脾气给摁住了。

“那到底想怎么样?”

顾炎彬看着她,一怔,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是,他想让她怎么样呢?

他这一大早的火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一向是很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今天早上,他好像有一点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

“说啊,要我怎么样,我都可以配合。”夏初初说,“我们都已经快要结婚了。”

估计在这个星期之内,顾家那边,和厉妍商量过后,就会把婚期给定下来了。

跳过订婚,直接结婚。

夏初初仰头看着顾炎彬,眨了眨眼,这一刻有些超出她性格的乖巧。

要是平常……估计夏初初早就炸了,和顾炎彬吵个天翻地覆,把房间里能摔的东西统统都给摔了。

可是现在,她学会了忍。

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优秀,虽然有气质,虽然有素养,但他不是小舅舅。

只有小舅舅,才会无条件无底线的纵容她的无理取闹。

只有小舅舅,才会容许她发脾气,发了脾气之后,他又会把她给哄好。

这辈子再也没有谁能这般待她好了,再也没有了。

夏初初很想哭,一想到小舅舅,她就想哭。

她心里会一直有这么一个人,每每想起,鼻子发酸,眼眶发热,心,是疼的。

但他和她,已经注定无缘了。

“我不要怎么样。”顾炎彬说,“好自为之。”

“做什么了,就让我好自为之。是,我是因为和睡在一张床上,觉得不自在,可这难道不应该是……很正常的吗?”

顾炎彬的眼睛,微微一眯。

“正常?正常吗?很快就是我的妻子了,因为和我睡一张床而觉得不自在,说出去,别人不会笑话吗?”

夏初初反问:“为什么要说出去?”

顾炎彬再次被她这一句,问得直发懵。

看清爽的书就到 .2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