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初扑哧一声笑了:“什么啊……这是在安慰我吗?厉衍瑾,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

“不会。”他很诚实的摇头,“嘴笨,不会说话,这是我一贯的缺点。”

“哪有安慰人说,女儿以后也会看着一点一点变老的啊……”

夏初初真是哭笑不得。

厉衍瑾握着方向盘,侧头看了她一眼:“嗯,说的对。但,我成功的把给逗笑了,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就可以了,不是吗?”

“是是是,说的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夏初初笑了好一会儿。

厉衍瑾也在看着她笑。

“我只是觉得,其实我作为女儿,也挺失败的。”夏初初轻声说道,“我没有能够成为我妈的骄傲,也没有让她能够少为我操一点心,反而,是她一直都在操心我。”

“看,又想多了。”

夏初初很认真的看着厉衍瑾:“说,是不是我优秀一点,足够自立,足够强大一点,我妈就不会插手我人生中这么多的事情了?”

“那也不一定。”

居家萌女沈欣雨吃甜甜圈可爱写真图片

“我觉得很有可能。她就是觉得我永远都长不大,以后出社会了,很吃亏,所以才想着替我规划一切,铺好路……包括她安排我和顾炎彬认识,相亲。”

说起顾炎彬,厉衍瑾的神色就冷了下来。

“提起他干什么?”厉衍瑾问,“都好些年前的事情了。”

“我这不是在分析我妈当年的意图吗?其实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的的确确是在为我着想啊。”夏初初说,“说对不对?”

厉衍瑾沉默了一下,回答了。

“其实可以说,妍姐为全心全意的考虑,是对的。她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什么,让的人生平坦一点,也是对的。但她从头到尾,就只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

“把她的意愿,强加在的身上。”

夏初初没有反驳,点头:“对,这是她唯一的错误,也是我和她思想观念上的冲突。”厉衍瑾淡淡的说道:“我能理解,妍姐安排和顾炎彬相亲。顾家条件不错,顾炎彬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各方面都可以打九十分以上。如果嫁给了他,以后的日子就很舒

服了。”

可以说,夏初初过的,基本上就是少奶奶的日子了。

厉妍的算盘是打得非常好的。

可惜啊……

夏初初心有所属,根本不会喜欢上顾炎彬啊。

顾炎彬这个人呢,又喜欢不择手段。

“是啊。”夏初初点点头,“哎,越说起来,我就越觉得,我不该赌气搬出来……现在想回去都回去不了了。”

“她不让回去,那就别回去。住在现在的地方,挺好的。”

“但是,我怕她孤独。”

“那怕自己孤独吗?”厉衍瑾忽然问道,“夏初初,又想过自己会不会孤独吗?”

突然被体温,夏初初愣了游戏,摇了摇头:“我还好啊。至少,我的身边有夏天,我的心里有一个寄托。可妈她一个人住着,肯定不能和我现在的情况比。”

厉衍瑾笑了笑,没说话。

两个人在车里这样聊着天,语气平和的,说起身边的琐碎事情,是一种平淡的幸福。

对厉衍瑾来说,这种幸福,来得很不容易。

他把夏初初和夏天送回了别墅。

夏天很机灵,看了两个人一眼,一下车,马上就说道:“爸爸妈妈我先回房间,把外婆送我的糖果收起来哦……”

她一边说着,人已经跑得没影子了。

夏初初看着女儿,那小小的又很灵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这个女儿啊……

哎,能有什么办法?

宠着呗。

她转身,看着旁边的厉衍瑾:“也早点回去吧,开车小心,注意安全。”

“每次都会这么叮嘱我。”

“晚上开车,当然要注意安全啊。”夏初初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所以是习惯性的说一句吗?”

“对啊。”

厉衍瑾笑了:“但是,每次这么叮嘱我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非常开心。”

夏初初愣了愣,然后也笑了。

厉衍瑾顺势提起了往事:“还记得,我是怎么恢复记忆的吗?”

“啊?”

“忘记了?”

“不不不,我……记得。”

“记得就好。”厉衍瑾说,“不过我恢复记忆的那一次,也不能说是我不好好开车。”

“什么乱七八糟的,呸呸呸。”夏初初怨怪似的,看了他一眼,“提这些干嘛啊!”

厉衍瑾没有再说话,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

“不要总是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夏天。”夏初初发出了抗议,“这个动作会让我长不高的。”

“还有长高的空间吗?”

“干嘛?”夏初初说,“有这个美好的愿望不行啊?对了,以后也少摸夏天的头,免得她长不高。”

“好,说什么都听的。”

“当然咯,这么高,一米八几,都快一米九了,当然,不会在意身高这种事情。”

夏初初撇撇嘴,哼了一声。

他能和她平静的聊天,又能随意的开着玩笑,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相处自然又舒服。

厉衍瑾收回手:“下次记住了,不摸的头,希望,能够长高一点。然后,也少摸夏天的头,希望她长高。对不对?”

夏初初被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这番话的态度,给逗笑了:“对!”

厉衍瑾望着她笑,眼睛里都是温柔。

其实,这样的场景,多浪漫啊……

夏初初见他,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自己也不好先离开,把他一个人晾在这里。

她想楼下,问道:“今天……妈说起的身世,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我是真的不在意。”

“为什么啊?”夏初初很不解,“就算,现在已经强大到,不需要靠任何人了,但是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不是更好吗?”

“我是厉衍瑾。”

“以前是谁?”

“不重要。”夏初初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在害怕吗?所以,在躲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