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我去找王队过来。”

震惊过后,陈哥心道一声要出大事情,就和屋子里的几个人说了一声,急匆匆地转身跑出了审讯室。

这个时候,审讯室外,王刚正抱着一些书,还有一个橡胶锤往审讯室走。

现在,都讲究文明执法,绝对不允许暴力执法、刑讯逼供。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只要让审讯室的监控摄像头出那么几分钟的故障,刑讯的时候想想法子,至少要看不出外伤来。..

事后,就算挨揍的犯罪嫌疑人四处去和别人说:警察在审讯的时候,刑讯逼供了。

但是没有证据,谁信啊?

垫书,用橡胶锤猛锤,就是他们最常用的办法。

王刚甚至还在兜里塞了一个低电压的*,为的就是能够好好教训教训刘子夏。

……

陈哥急匆匆地从审讯室出来,只顾着一个劲地往前冲,王刚也是低着脑袋往前走,结果俩人撞了个满怀。

雨中的迷茫美女让人心怜清纯美女

哐当!

王刚抱着的东西掉在了地上,*也从他的衣兜里滑了出来。

“陈宁,你特么地急忙慌地做什么?不是让你们去审讯那个家伙吗?”王刚连忙把*收了起来,脸上也出现了恼怒的表情。

“王,王队,出事了,出大事了!”陈宁脸上出现了急切的神色。

“这里是公安局,能出什么大事?”王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帮我拿着。”

“王队,你知道咱们抓来局里的人是谁吗?”陈宁没去接王刚递过来的橡胶锤,而是焦急地说道:“是刘子夏,咱们抓来的人是刘子夏!”

“刘子夏就刘子夏呗,我管…他…是…谁……”

王刚很不耐烦地回了一嘴,说到后面的时候似乎回过神来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慢。

到最后,王刚的嘴巴张得老大,那双眼睛瞪得就像铜铃一样。

陈宁似乎早就预料到王刚会出现这种表情,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相反的,眼睛里的神色多少带着些幸灾乐祸。

“你刚刚说谁?”王刚的语调突然拔高。

陈宁无奈重复道:“刘子夏,就是那个歌星刘子夏!”

“什么?”王刚尖声叫了起来,和刚刚的表情没有什么两样,“可是,不对啊?他不是在京华吗?听吴先生话里的意思,他和被撞的那个小女孩,应该是亲人啊?”

“王队,刘子夏要在上沪拍,这个消息已经发布好多天了。”

陈宁有些无奈了,他媳妇就是刘子夏的铁杆粉丝,如果让他媳妇知道,偶像被他给强制‘请’进了局子里的话,怕是要和他闹离婚了。

“卧槽,这个吴杭生,不是坑老子吗?”王刚大声骂了起来。

抓一个明星进局子,而且还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要按照郭磊的意思,给办成故意伤害的铁案,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办你妹的铁案啊?

这案子涉及到了明星,要是真犯罪了还好说,关键人家没犯罪,怎么办成铁案?

到时候,你给老子兜着吗?

王刚感觉自己被坑了,没人给他兜着的事,他不做!

“王队,要不要给郭局打个电话?”陈宁轻声询问。

“给郭局打……以那个老狐狸的性格,肯定会直接推到常主任的身上,回头还得去联系常主任。”

王刚心中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直接给常主任打个电哈,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王刚直接越过郭磊联系常主任,可能会惹得郭磊不高兴,不过王刚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还是赶紧问问这件事怎么解决再说吧。

掏出手机,找到市局常玉龙的电话,直接拨打了过去。

像王刚这种人,为了钻营,基本每一位市局和分局领导的电话号码他都有,只是这两种局领导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被拨通过电话号码。

嘟嘟嘟!

在二十多秒的等待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响起的是一道略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喂,我常玉龙。”

“常主任,您好,我是明崇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副队长王刚。”王刚的声音中带着一些谄媚以及满满的客气。

“王刚?”常玉龙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我记得你,三年前的时候,你们分局破获了一起索要巨额赎金的绑架杀人案,当时击毙匪首的就是你吧?”

“对,是我,您还记得啊!”王刚很开心,市局领导能记得他,激动了。

“记得,记得。”常玉龙笑道:“怎么?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王刚回过神来,说道:“常主任,是这样的,今天您的妹妹常玉兰女士报案,称自己的儿子吴杭生先生,遭人殴打致重伤昏迷,我们把……”

“这件事我知道!”王刚话还没说完,就被常玉龙给打断了,“你们不用管杭生是不是我的亲戚,一切都按法律程序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屁!你特么地说话能不这么违心吗?

王刚在心里骂了起来,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真按法律程序走的话,先进看守所的,绝壁是你那坑货外甥。

等到常玉龙发完义正严辞地讲话之后,王刚幽幽开口道:“常主任,您知道殴打吴杭生先生的人,是刘子夏吗?”

这回常玉龙沉默了,刘子夏,是那个刘子夏吗?

“是那个歌星、作家刘子夏?”常玉龙轻声询问,他想要确认一下。

“就是他。”王刚现在都能想象到,常玉龙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嘟嘟嘟……

电话,挂了?

你挂电话,这特么地叫怎么回事啊?

“王队,常主任怎么说?”见王刚放下了手机,陈宁赶紧上前询问。

王刚脸色变了,说道:“什么也没说,他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挂了电话……

陈宁的脸色也变了,这样来看,常玉龙似乎是放弃他们了啊,准备让他们这五个分局的警员来顶缸!

他就不怕,知道内情的这些警员们,把这个消息给放出去吗?

叮铃铃!

就在两人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王刚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把俩人给吓了一跳。

“王刚同志,我们是执法人员,是国家打击犯罪的有力武器!我们不能因为对方是明星,就置法律于不顾,古语有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只是一个明星呢?”

电话接通,常玉龙的声音很快传了进来,声音很急促也很有力:

“我已经给你们郭局长打过电话了,让他封锁消息,另外,让犯罪嫌疑人尽快认罪,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办到!对了,我听说你已经干副大队长有五年了,年轻人嘛,身上的担子就要重一些!市局刑警三队的张宁副队长年纪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我看你的能力就很强嘛……”

常玉龙的想法很简单,管你是不是明星呢,只要到时候把罪名定下了,管你翻不翻供,都得进看守所蹲着。

只要进了看守所,那进监狱都是早晚的事。

但是你不能光让人办事不给人点好处啊?一个副大队长,虽说和王刚同级别,但是市局和分局可是两个概念,那权利也是不一样的。

更何况,王刚之前的目标,只是一个小小的分组组长呢!

“常主任您放心,我明白怎么做了!”

听到常玉龙的话,王刚现在满脑子都是‘市局刑警三队副大队长’这几个字,为了自己的前途,管你是不是明星?

满口答应下来的王刚,脸上出现了一丝阴狠。

……

不同于王刚的焦躁和阴狠,此刻审讯室里,却是显得有些欢乐。

小王和大刘,不知道去了哪里,审讯室里只剩下一个武竞。

这警员也是有意思,正和刘子夏开心地聊着天。

“刘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这次请你过来是上面的意思,我们也是没办法,还请你不要怪罪王队。”看着刘子夏,武竞有些不好意思。

刘子夏笑了笑,说道:“武警官,是不是误会,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不过你放心好了,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至于你们刑警队嘛,如果他们照章办事还好说,现在这个审讯室,呵呵……”

一边说着,刘子夏还扫视了一下这间审讯室。

这回武竞得脸都红了,他明白刘子夏是什么意思,一边起身一边说道:“刘先生,我这就把你带去问询室,这里……”

“武竞,你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打了开来。

王刚手上拎着一柄橡胶锤,他的身后还跟着刚刚出去的三名警员,他们手上也都各自拿着东西。

陈宁是一本厚厚的书,小王手上是两个小罐子,至于大刘,他倒是什么都没拿,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肯定也没憋什么好屁。

“王队。”武竞扭头看着王刚,“这里毕竟是审讯室,刘先生还只是嫌疑人,咱们手上又没有……”

“闭嘴!”武竞话都还没说完,就被王刚给打断了,“出去。”

“王队!”武竞脸色一变,“这不符合程序!”

“你是副队长还是我是副队长?”王刚语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让你出去就出去,哪那么多废话?”

“刘先生,不好意思。”武竞脸色变了变,和刘子夏说一句话,转身出了审讯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