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起来……倒像是她的洗发水的味道。

慕以言的心里,又是一荡。

偏偏,慕念安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行为,对慕以言来说,有多么的致命。

她小声的,追问,语气里,还带着一点撒娇“哥……你就说嘛说嘛。”

慕以言侧头,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直接的对视着。

慕念安看着他的眼睛。

哥哥的眼睛,很是深邃,像是装满了星辰一样。

她看着看着,都不自觉的要被吸引进去了。

慕以言看着她,眼神里的纯真,纯洁,毫无杂质,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半晌,他说道“等你考上京大,来京大报到,见我的那一天,我就告诉你,她是谁。”

“啊……那还得要多久啊。”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是很久。”

慕以言点点头,“久到,让我都有点无法承受。”

“啊?”

慕以言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抿了抿唇“等你考上京大,你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

“可是我现在就想知道。”

“不可能。”

慕念安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有胜算的。

哥哥的心肠,硬的很。

她只能叹了口气“好吧,不说就不说吧。

你是真的很喜欢她,把她保护得这么好,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说。”

慕以言没有回答。

“那,哥,我不问你她是谁,那么,我就问你们,你们是相互喜欢的吧?”

相互喜欢?

慕以言的唇角,扯出一个略微苦涩的笑容。

这个问题……说起来,他还真的无法回答。

慕念安已经习惯了他不回答,他的冷漠。

所以,她又接着,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哥哥这样的男生。

尤其是,哥哥你也喜欢她。

我要是别的女生,我也会喜欢你。”

我要是别的女生,我也会喜欢你……这一句话,让慕以言本来就微微动荡的心,再次翻涌起浪花来。

慕念安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够让他的冷静自持,都荡然无存。

“你……你在说什么?”

慕以言问道,“念安,你再说一遍?”

“啊?”

慕念安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他,“哥哥,我说错话了吗?

没有吧。”

她还是记得自己上一句,说的是什么的。

慕以言恍然间,又马上的回过神来。

他有点过于情绪外泄了。

“没有,没什么。”

慕以言说,“你不是别的女生,你是我的妹妹。”

她是他的妹妹,是妹妹。

哪怕不是亲生的,但也是他的妹妹,是名义上的,是大家都认可的。

“对啊,怎么了吗?

我也有喜欢你的权利啊。”

慕念安刚一说完这句话,慕以言忽然就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之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慕以言马上又坐下“你……念安,不能乱说话。

“我没有乱说话。”

慕念安回答,“我肯定是,当然是喜欢你的啊,哥哥。

你是我的哥哥,我不喜欢你,我喜欢谁啊?”

慕以言一直都在让自己保持着冷静。

因为,他只有冷静下来了,才能够好好的思考,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慕念安的话。

她……她是童言无忌。

可他不能随意的就被一句话,撩拨了心思。

“对,”慕以言应道,“我是你的哥哥,你怎么会不喜欢我。”

“就是啊,只不过,我对你的喜欢,和那些女生对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嗯,不一样。”

慕念安托着腮,说道“她们喜欢你呢,要么就是觉得你长得帅,要么就是家世好,要么,就是觉得你成绩好,厉害,或者是你个子高。

但是,我不一样。”

“你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喜欢你,我就是无条件的喜欢你啊。”

慕念安回答,“不管哥哥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一直喜欢下去的。”

慕以言抬头,看着她。

怔住的望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就你嘴甜。”

“实话实说嘛。

所以,哥哥,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也喜欢你,对不对?”

慕以言沉默。

慕念安追问“是吗是吗?

你就回答我是活在不是,其余的,我也不要你再多说了。”

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慕以言才回答“她告诉过我,是,她喜欢我。”

慕念安一听,笑了。

她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真好。”

她说,“那,等哥哥你高考完,你就可以和她一直在一起了,是不是?”

“又想套我的话?”

慕以言的理智,已经慢慢地回归了,“想套出来,她和我是不是一届的?”

“没有没有。

哥,我是真的觉得,等你高考完,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公开了吧?”

“我不会再回答你的。”

慕念安吐了吐舌头。

好像一不小心,她又多问了。

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好奇心太重了,想知道的问题,也太多了。

慕念安又搬着自己的椅子,挪开了,坐回自己本来的位置。

算了,她不打扰哥哥了。

如果今天第一天,和哥哥在一个房间里做功课,她就让哥觉得厌烦的话……好像也不太好。

慕以言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书。

只是……他到底有没有看进去,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春去夏来。

天气一天比一天的热了起来。

人们都穿上了夏装,越是清凉就越舒服。

但是,这也意味着,离高考,越来越近了。

高三所在的教学楼里,都已经挂上了倒计时的电子计时表。

每过去一天,那数字就会变一次。

高考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高三的教学楼里,也没有其他的教学楼那么的热闹。

慕以言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

对他来说……他上哪所学校,都是志在必得。

老师也不担心他,而是更担心那些平日里,成绩忽好忽坏,排名忽高忽低的人。

慕家那边,也请了营养师和厨师,专门为慕以言做早中晚餐。

除了早餐是在家里吃,中餐和晚餐,都是由佣人送到学校里来。

但是,厚德学院,不准在非上下学时间,让外人随意的进出学校。

标签: